Gray Scaling/ Tzu-Chi Chiu

建築113 心靈 邱子旂_工作區域 1 複本.png

    在死亡的邊際,有生活在綻放;抑或是生命的終點,其實緊鄰著死亡?處在基地下陷的無人境地,不存在視覺感知的訊息、青青草原的氣息、偶然劃破寂靜的卡車和飛機,在按下快門的每一瞬間,都將被一框16*9,堅決遺落。視覺,與其他所有非視覺的,並未妥善相連。在那名為速寫本(或者是快門按下瞬間)的獨木橋之上,沒有非視覺信息暫留的餘地。然而,那一切其實都密不可分。就好比電影,畫面之中僅僅紀錄真實世界的百分之70,但畫面確實由真實世界所堆疊,只是不再強調與昭示。亦好比死亡,在真實世界中佔有空間,在人們的想念之中彷若一顆隨時破碎的泡泡,心靈由此構築,忘記後就可以沉入水中消失了。
    但空間依然存在,即使死亡不在分鏡圖之中。基地僅靠南山公墓,在這黑白過於分明的世界之中,急需緩衝帶。那黑白之間的灰階,彷若深淵洞穴前方的斜坡、或者快門按下前的,最令人滿意的畫面。只是影像確立後,就不復存在了。
    這只是掙扎。我嘗試記錄所有可視的、隱性的、內斂與張揚的基地線條。只不過他們,在軸向確立後就不復存在,這或許是不可違抗的命運,因為它們無法再一次被視覺留存。

建築113 心靈 邱子旂-02.png

我想這一定是一個掙扎的集合體。基地探訪時,隨著逐步地深入,我走進了基地周遭的社區聚落之中,企圖尋找的是軸向之間的鏈接依據,然而,停留在眼前是赤裸裸的事實。我協助聚落中的一名婦人朗讀政府發來的公文,為的是回絕她低收入戶申請的補助。這要如何用建築圖說來表現呢,或者,這應該被表現嗎?
     我選擇以偏向教學性質的社區活動中心去回應基地。為的不是所有可以被視覺化的軸線,而是另一個,在建築前應該被關心的,不可視的某種規則。我應該把它圖表量化嗎?可是在那之前,沒有人會預設一種立場,一種無法接收施捨訊息的立場。
     我試圖營造一種探索本能。目的是成為灰階。不理性的心靈,會被正交直角的量體所覆蓋。理性的外皮是百分之70的畫面,建構她的是百分之30的妄想,是不能在評圖場上出現的,無法被視覺化的東西。

建築113 心靈 邱子旂-03.png

    基地東南側的社區聚落量體分布大致與國民路垂直,並因應基地形狀形成一下半圓型狀的圍牆。
    社區所形塑而成的圍牆使得竹溪東岸幾乎無法到達,假使此一介面以某種間接或直接方式引渡到建築量體之中,又會以何種態度面對繁華?是將自我與他人隔離,抑或是作為一指引性入口,以截然不同的姿態尋求變化?
    建築整體為一完全可供探索的量體集合。三種對外動線將連接到數十種行走可能,每一條分離的動線都可以某種感官感知到此時所在路線無法到達的另一個量體單元,這樣間接的關係將遍布整個社區活動中心,並以此激發漫遊者探索之慾望。
    從社去聚落開始的動線,與另外兩個對外路線不同,會以大廳這樣指引性質強的空間做為動線的開端,為的是因應實際面上的需求。漫遊的事,交給漫遊者即可。
      

建築113 心靈 邱子旂-04.png

    作為「灰階」的建築體本身已X軸的方向去解讀,將會是一個自都市通往墓園的一條捷徑。
    然而,全建築體幾乎都在控訴並反抗這件事,沒有任何一面牆或柱會將人們指引到死亡之谷,最終他們何時會察覺?察覺那些擱淺的泡泡就在繁華的邊際之上?
    我想,那大概是他們也同樣忘記這裡是繁華世界之時吧?也就是,他們忘記了現在只是一攤水的地方,原先有泡泡鼓動。

建築113 心靈 邱子旂-05.png

    俯視圖(下)

建築113 心靈 邱子旂-06.png

    3F平面圖(下)

建築113 心靈 邱子旂-07.png

​設計者:吳建志

​指導老師:王逸璇

    2F平面圖(下)

建築113 心靈 邱子旂-08_edited.jpg

    1F平面圖(下)

建築113 心靈 邱子旂-09.png

    A-A’剖面圖(下一)
    B-B’剖面圖(下二)

建築113 心靈 邱子旂-10.png

    C-C’剖面圖(下一)
    D-D’剖面圖(下二)

建築113 心靈 邱子旂-11.png

    東方入口方向處-立面圖(下一)
    西方入口方向處-立面圖(下二)

建築113 心靈 邱子旂-12.png

Project gallery

​設計者:邱子旂

​指導老師:龔柏閔